空时间

时间是物质存在的一种客观形式。

时间 罗念生

有人说时间在光影里,
但黑暗也不间的推移;
有人说它随着动力转变,
但静止也像在运行;
有人说时间原住在声音里,
但沉默也像在拖延。
我忽然望见了时间,
那不是一条线,
也不是一道圈;
那是一个浑圆的整体,
密密的充塞着天宇,
这一点是太初也是末日,
更无从分辨过去,现在与未来,
我们别怨生命的短促,
这短促是永恒的一片。

空气在那年
是固态的
没像你说的
能踩着走去月亮
却只弄疼了鼻子
音乐在那年
是有形的
谁唱了
落在地上很多洼
我从一个滑下去
撞上空气

童年

树是唯一的风景时
人是会飞的
多少年
成了煤
染了麻雀的羽毛
和她的马尾
幻想于是成了资源
却不止于此
她的小说里
面包两面都涂一层厚厚的黄油
一半不黄
一半不黑

悲惨世界 雨果

“教士有教士的勇敢,正如龙骑队长有龙骑队长的勇敢。”不过,他又加上一句:“我们的勇敢应当是宁静的。”

“永远不要害怕盗贼和杀人犯。那是身外的危险。我们应当害怕自己。偏见便是盗贼,恶习便是杀人犯。重大的危险都在我们自己的心里。危害我们脑袋和钱袋的人何足介意呢?我们只须想到危害灵魂的东西就得了。”  

在我生前,有我吗?没有。在我死后,有我吗?没有。我是什么呢?我不过是一粒和有机体组合起来的尘土。

我希望能拖到黎明。但是我知道,我只有不到三个钟头的时间了。到那时,天已经黑了。其实,有什么关系!死是一件简单的事。并不一定要在早晨。就这样吧。我将披星戴月而去。

风车已经不存在了,风却还在。

正义是有愤怒的,并且正义的愤怒是一种进步的因素。

满天乌云密布了一千五百年。过了十五个世纪之后,乌云散了,而您却要加罪于雷霆。

您不爱真理的辛辣味儿。先生,天真本身就是王冕。天真不必有所作为也一样是高尚的。

是呀,进步的暴力便叫做革命。暴力过去以后,人们就认识到这一点:人类受到了呵斥,但是前进了。

无极是存在的。它就在那里。如果无极之中没有我,我就是它的止境;它也不成其为无极了;换句话说,它就是不存在的了。因此它必然有一个我。无极中的这个我,便是上帝。

他们见了我不顺眼。外面的空气老跟着我钻到他们那里去。我在他们的眼里好象是一扇带不上的门。

藐视一个失势的人究竟不如藐视一个得势的人那样足快人意。我们只爱具有危险的斗争,在任何情况下,只有最初参加斗争的战士才有最后歼灭敌人的权利。只有控诉过胜利的人才有权裁判失败。

任何事业都有追求的人,追随着此中的成功者。世间没有一种无喽罗的势力,也没有一种无臣仆的尊荣。

包藏野心的人自吹能虔诚奉教,自以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,也许他确有那样一片诚心,谁知道?沉迷久了,自己也就有些莫名其妙。 

把白天变成黑夜
到了梦之国
语言是彩色的糖豆
人是婀娜的瀑布
耳朵尝着甜
眼睛冲着浪
临摹个梦
苦涩难堪
是个比黑夜黑的咒语
比狂风狂的谜
泥沼一样品尝我积攒的愉悦、幸福
留下老树根的脚
我走石头的速度
一步用重生的力量
悔恨在白天一侧唤着
回头
有睡着的古树
更慢更重
用日月行走
汗一片海
踩一群山
原来
我也是你的梦

活着 余华

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,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,他的自私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。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,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。

长恨歌 王安忆

平安里的相熟都是不求甚解,浮皮潦草,表面上闹,底下还是寂寞,这寂寞是人不知,己也不知。日子就糊里糊涂地过下去。

他们还是说话,轻言慢语,说的什么,都是说过就忘,这才是心声呢!无痕无迹,却绵绵不尽。

他有多少沉醉,就有多少清醒。

他们嘴上什么也不说,心里都苦笑着,好像在说着各自的难处,请求对方让步。可是谁能够让谁呢?人都只有一生,谁是该为谁垫底的呢?

从此,他们不再去想将来的事,将来本就是渺茫了,再怎么染得住眼前这一点一滴的侵蚀,使那实在更实,空的更空。因是没有将来,他们反而更珍惜眼前,一分钟掰开八瓣过的,短昼当作长夜过,星转斗移就是一轮回。

他喜欢女人的慷慨和诚实,还喜欢女人的简单和轻信,她们总是有一得就有一还的。

这个夜晚啊,唯独我们是最可怜的,行动最不自由,本是最自由的那颗心,却被放逐,离我们而去。幸亏我们都睡着,陷于无知无觉的境地,等到醒来,又是一个闹哄哄的白天,有看有听又有做。

想要的简单和逃避的复杂

  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理解不了那些简单人的生活。他们一颦一笑,一个动作,一方思维,一望目的,好像都少了些颜色,却又好像多了些大气。在每一天的二十四小时里,似乎重复着上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活计。比起冒险、旅行、创业或理想,他们更喜欢距离他们更近的字眼,像是些一伸手就碰到的东西。我不理解他们是以为他们不理解时间,以为他们看不见未来望不到边的可能。最近才是似乎有些懂了,我一直努力理解的“时间”,他们每天都活在其中,与之熟悉,有的还算是知己。

  我一直觉得最幸运的人便是那些早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,这些人没有犹豫的理由,使劲儿跑就能跑到对的终点。而更多的人,似乎只是在低着头沿路走,走多远算多远。我将这两种路理解成横向和纵向,竖着的路是那些朝天看的,看见一个称心的点就开始朝它攀爬;横着的路便是一大堆人挤着,有些人挤着就挤到别的路上去,也有些看到哪里人多便跑去哪里。也因此我才以为知道目的的人走得很简单,一猛子扎下去别松口,最后定会到得了。忘了什么时候开始,我才发现这个解释不对,在竖着的路上,每一步都会延伸出一大片横着的路,每一层都是那么挤挤攘攘,缤纷繁复。多少人就是在某一层中移开了朝上的目光,去了那层其中一个看似绚丽缤纷的地方,等到热闹散去,才发现之前的路没了方向。

  想要一个东西很简单,任何条件下任何人都可能轻易想要任何东西。但是他是不是能盯住这个“想要”,笔直地走过去。或许在这条线上,随便什么跳出来了,就会带着你离开,去到一个更加复杂离心更远的地方。我希望所有盯着上面那个点的人,把目光变作刺眼的利剑,撕开那些逃避的烦乱,即使没有走到,即使脚程缓慢,都始终拥有简单。

《谈女人,谈跳舞》——张爱玲

“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,“爱”的意思就等于“被爱”。”